三千世界鸦杀尽

吐血

我真的不吃喻黄!!虽然喻黄也很好但是我不吃不吃!!首页不要再推给我了!!

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多麽疲惫。

缘起_祈不知年:

笑客来:



  其实我很少在乐乎掐架,因为我脾气真的不好,想过修身养性,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没养好过。


  


  乐乎很多撕逼,我没搀和过,因为挺幼稚的,不涉及到真正权钱名利的争执,其实说到底都是小恶,伤不了筋动不了骨,不过是为锻炼心理坚强程度加几块磨刀石而已。




  我不撕人,不是我胆怯,是我知道我真动起手来,有点儿吓人的,是那种不把人“掐死”不罢休的架势,因为可能我对自己要求还算高吧,所以向来理直气壮,就难免有几分得理不饶人,加上本性有点儿尖锐、偏激,特意收着爪子,是怕伤人太过。




  只是这次国球的事情,让我实在收不住,亮牙齿开始掐人了。




  其实说到底,就是想说一句: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多麽疲惫,亦或你有多幼稚。




  这甚至无关于旁人是否会评价一声你是好人,你有良心,也无关于你做个有底线的好人会得到什么回报,只关系你怎么看待你自己。




  人生有太多的坎坷、艰难、困境,会逼着你低头,逼着你违背良知,逼着你下跪求饶,逼着不能堂堂正正做人,只能匍匐着做一条等待人家恩赐残羹冷炙的狗。




  想挺直了腰杆做人太难了!太难太难了!




  所以,没有人逼你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珍惜点儿自己那点儿底线和人格?




  全世界都可以作践你,都可以不拿你当人看,可人自己不能作践自己,自己得拿自己当人看!




  




  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院系里有类似贫困生补助金的东西,当时的班主任没经过讨论给了两个确实众所周知的家里很困难的同学,结果被人告了院长,说不公平。




  没办法,老师就开了个会,让学生上台自己诉说家庭环境,谁家里更困难就给谁,然后一个开学时家里开奔驰送来上学的同学,上讲台去哭诉,自己家里多穷多可怜,一个家里开了两个公司大家都知道很有钱的同学上去哭诉自己家庭离异、生活不幸所以该领这笔钱。




  我当时旁听了两分钟就觉得恶心受不了走人了。




  我说过我家环境小康,不说大富大贵,但是最起码衣食无忧,跟这些开宝马奔驰的同学比不了,但最起码我有饭吃有衣穿,我不用上去演出这么一副跳梁小丑就为了那一两千块本该给贫困同学的辅助金。




  我觉得上台哭诉的这些同学不聪明,他们是在作践自己。






  所以有的时候真的很难理解有些脑残粉,她们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




  我非常清楚一个事实,人群里面一定有一定的比例的人脑子不好使,就像一个班级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考第一,一定有人考倒数一样,所以我理智上总提醒自己,每个稍微有点儿名气的人都有脑残粉,不要因为脑残粉的存在去影响自己对那个人本身的判断。




  但是另一方面,我非常想知道那些脑残粉,那些为抄袭剽窃者摇旗呐喊,为了所谓的爱豆、偶像、明星做一些非常无耻、恶毒、卑鄙行为的人,拿着自己伤害别人的恶意当聪明得计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什么人这么行事?




  小人,畜生,丧良心的人。




  我不是说在强迫每个人做道德君子,可是……可是没有任何人作践你,没有任何人逼着你跪下,没有任何人逼着你放弃良知,没有任何人逼迫你必须作恶,就因为追个星,就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就去选择做个畜生?就和我记忆里那些自愿上讲台哭诉、扮演跳梁小丑洋洋自得地贬低自己去求那点儿自己根本不需要的嗟来之食的同学一样。




  图什么啊?




  想挺直了腰杆做人这么艰难!没有任何人作践你,没有任何人作践你的人格,但你自己作践自己,自己作践自己的人格毫不珍惜。




  全是世界都不珍惜你,你自己得珍惜自己啊,为什么这么轻易地就这样……




  人生里有大把的困境,生存战争里有大把的困苦,等着践踏你呢。




  然未及他人践踏,我先贱入尘土……




  呵。




  我总是觉得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是什么人,什么职业,总该有些底线是放在更前面的,因为你先是人呢,堂堂正正的人啊,不是一条狗。




  我说过我不追星,但是国乒这件事情,真是……我们的国球运动员,用他们后半辈子的职业生涯做赌注,在告诉我们,他们把做人的底线放在权钱名利之上。




  人其实都会变的,当你长大、成熟,面对越来越多的生存压力、利益纷争,会不断的妥协、退让,直到有一天照镜子时,惊觉自己原来已经如此面目可憎。




  我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变得卑劣不堪,会去抄袭、剽窃、做两面人、为名利低头、不择手段的去利用别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也请看到这段文字的人记得现在的这个我说的话:真到了那一天,欢迎唾弃我。




  也许会有那一天,也许不会,只是此时此刻,我还是认为人生有些底线是必须坚持的,不管你多麽疲惫。




  




全职高手-魔王

罗密欧酱:

1.




蓝河一上线就被春易老拉到了一个分组里。




好嘛,又是各大公会大佬聚在了一起。这次又要干嘛?蓝河发了一个瀑布汗的表情上来。




“今天我们聚在这里,是要讨论一件严肃的事。”不知为何做开场白的又是中草堂的天南星。




“大家都看新闻了吧,叶修退役了。”孤饮说。第十赛季轮回输给兴欣,叶修可没在轮回粉这里少拉仇恨。蓝河知道轮回公会的孤饮更是对叶修恨得咬牙切齿。




“所以?”蓝河小心翼翼地问。




“所以我们怕他回网游来抢劫啊!”车前子大大咧咧地说道。




蓝河想要撞墙。你说这群人怎么这么没出息呢?人家堂堂一个大神,刚刚拿了联赛和世界双料冠军,名利双收,阳春白雪,吃饱了没事干又杀回网游来虐你们啊。




蓝河正要把自己心中的想法打出来,却听见游戏里叮得一声,有人来加好友。




蓝河今天挂得是自己蓝桥春雪的大号,有些年头了,一般的小白不敢来加好友。所以听到好友申请他有点意外,切回游戏一看,是一个叫醉睡沙场的人。




醉睡沙场……醉卧沙场……卧槽,君莫笑?????




蓝河一个手抖,点了同意添加好友。随后他就听到这个醉睡沙场开口了。




他说:“小蓝啊,我叶修,最近公会混得怎么样啊?”




蓝河选择死亡。




2.




“大神,您就不能放过我们吗?”蓝河发了一串泪的表情,“您都是世界冠军了,还在网游里和我们这些小的玩什么啊!”




“网游怎么了?我也是网游出身啊。”叶修说。




蓝河眼神死,破罐破摔,问叶修这次回来准备干吗?




“别怕,我是回来当休闲玩家的。”




“你?休闲玩家?”蓝河质疑。




“当职业选手的,谁没几个小号啊?”




蓝河看了眼这个醉睡沙场的号,召唤师,快满级了,看来在神之领域潜伏了好一阵。“你为什么要玩召唤师?”蓝河警惕地问。




“我每个职业都有号的,不然怎么玩得转散人。”叶修严肃地批评道。




蓝河被他堵得哑口无言,只好说,既然要当休闲玩家,那就麻烦你当到底,别来吓各大公会了。




“怎么叫吓呢?我也想和你们一起玩啊。”叶修语重心长。




蓝河想要摔键盘,你说你一个大神,高高在上让人敬仰不是很好?非要这么跑来网游里撩菜被人恨得牙痒痒,这样很开心吗?调戏我们很开心吗?!




“大神,你就别跟我打马虎眼了……”蓝河心里苦得好像干涸的河床。“你是要材料啊?还是要别的什么啊?”




“什么话,我也是有自己公会的好不好。”




你也知道啊。蓝河在心中吐槽。




“小蓝,最近过得怎样?”叶修忽然转移了话题。




蓝河想,你要是不回网游里作妖我就过得棒棒的。当然这话他没说出口,他还是很要面子的,所以他卖了个乖说,过得挺好呀。




“咳。”叶修的声音难得犹豫起来,“我想问你,你谈恋爱了吗?”




“啊?”蓝河一个手抖,在各大公会讨论组里打了一串问号。




“怎么了?”轮回公会的三界六道敏锐地捕捉到了八卦的气息。蓝河赶紧关了窗口,问叶修为什么问这个。




“想追你。”叶修说。




蓝河下意识转了转游戏角色的视角,并没有在附近看到可疑地人物。他皱起眉头,傻气地问:“为什么追我?我惹着你了?”




“不是。”叶修发了个汗的表情。




蓝河联系上下文了一下,吓得差点没把耳机扔出去。




“我靠,你不是开玩笑吧?!!!!!”蓝河咆哮。




“不是,严肃的,考虑一下呗。”叶修竟然还抽空点了根烟,蓝河听见打火机的声音,非常想揍人。




“不考虑,再见。”蓝河手动再见。




“那我只好来追你了。”叶修笑了笑。




3.




蓝河没想到叶修的“追”是真的追……他特么追着蓝河绕神之领域转了一整圈……




蓝溪阁的同僚都看呆了,就连一向惜字如金的春易老都在问蓝河到底出什么事了。




得罪人了?




我想是的……蓝河捂脸。




“要帮忙教训他一下吗?”笔言飞跃跃欲试。




“不用……”蓝河在心里想你以前被他教训的还不够吗?




“喂,那家伙又来了。”有人提醒。




“到底哪个公会的啊?找茬?”




“查了一下,没有公会,不知道哪儿来的。”




“妈的,来挑衅不能不理,现在有谁在线?去教训他一下。”




蓝河听到这里赶紧冒出来阻止,对方可是叶修,别说蓝溪阁了,就算是各大公会一起联手也只有被他耍得份。叶修走后大家花了好久才恢复正常,这下可不能再被他撩着跑了。




蓝河说,那人是来找我的,还是我去说吧。现在不清楚对方身份,大家先别轻举妄动。




其实刚才起哄的人也就是随口说说,毕竟蓝溪阁是个三大公会之一,哪有因为一点小事就坐不住去教训人的啊,太丢人了,最好还是蓝河自行解决。




所以现在蓝河一说,大家就顺着台阶下来了。只有春易老说了句当心,蓝河心领,操纵着角色跑到醉睡沙场身边。




“大神,我们找个地方说话。”




“终于肯跟我说话了?”叶修笑。




蓝河忍着怒气道:“大神,你究竟要干嘛?”




“蓝河,我喜欢你。”




“我靠!!!我报警了!!!”




“你冷静一点,我是认真的,没和你开玩笑。”




“大神你就放过我吧。当初找上你是我不自量力,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这话不对啊,当初要不是你这么有趣我也不会喜欢你。”




“大神你只是把我当笑话来喜欢啊!!!”




“没那回事,不要妄自菲薄。”叶修反劝道。




蓝河觉得自己和他纯粹是鸡同鸭讲,无比痛苦。他说你要喜欢我就别来吓我们了好吗?




“不来网游?”




“就算来也不要作妖……”




“可以。”叶修非常爽快。




蓝河一惊,小心地问,真答应了?




“嗯。你把手机号码给我吧。”




“啊?!”




“不让我在游戏里联系你,那就只有手机联络了吧?”




“啊?????”




“我加你微信?”




“采访时你不是说不用手机吗?!”蓝河突然醒悟。




叶修淡淡道:“那只是个设定。”




4.




总之蓝河被叶修加了微信,心中无比忐忑。




呃,这可是叶修大神的微信啊!蓝河捧着手机呆呆看着通讯录中那大刺拉拉的叶修二字。忽然感到自己和遥不可及的大神相遇相知,现在又发展到线下,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呢……




当然,前提是如果这位大神没有那么欠揍就好了。




正想着,手机猛得一震,叶修的消息进来了。




非常普通的一句,饭吃了吗?




蓝河犹豫半天,哆嗦打出一句,大神,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大概是脱离了公会那些斗来斗去的破事,回到三次元,蓝河心情稍微好了点儿,也没那么烦躁了。不再怀疑叶修在耍他,反而将重点挖了出来,他实在是搞不懂,叶修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因为你好逗,人好,不生气。”叶修如实评论。




我要跟你较真早被气死十几回了!蓝河心说。他继续问,可是大神,你根本不知道我三次元什么样子啊……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




“嗯,这还是个问题。”叶修问,“你叫什么?”




“我叫许博远……”蓝河老实回答。




“好,现在我知道你名字了。我叫叶修,这你总知道?”




“知道……”




“慢慢来嘛。”叶修呵呵一笑。




5.




叶修这一慢就慢了半个月。整整两个礼拜都没联系过蓝河,而蓝河又特不好意思去打扰他。游戏碰上了还好说,这微信却是万万不能够主动去聊的。




这……毕竟是大神啊……蓝河戳进叶修朋友圈,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大概大神最近挺忙的吧。蓝河一边想一边浏览着荣耀新闻,别的队伍都在打比赛,难道这个退役老将也跟着一起打?不不不,大神现在是国家队领队了,肯定要收集各队数据的,估计日理万机,没工夫干别的了。




这么一想,蓝河心中甚是宽慰,把叶修抛到脑后,痛痛快快地跟朋友下了个本。




等他打完回来后发现手机里躺着一条微信。叶修的,一句话,最近怎么样啊?




蓝河无语,你消失两个礼拜回来第一句话是问我怎么样?我还想问你全家怎么样了呢……




不过蓝河还是耐着心思客气回复,我挺好的,大神许久没出现了是不是很忙啊?




叶修回:不忙,旅游。




蓝河摔手机。




叶修又说,旅游太累了,我得缓缓。




“哈哈,那您好好休息。”




“我去网游里玩一会儿。”




“……”




“不乐意?”




“没……”




“我说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头上长角还是怎么的?”




“不敢……”




“真这么怕我?”




蓝河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过人家有资本厚颜,蓝河只好说,怕死了,您可是荣耀教科书啊。




叶修回复,要是你们蓝雨的人这么有自知之明就好了。




靠……




蓝河看着橱柜里君莫笑的手办,恨不得拿出来砸了。不过不行,很贵的,他舍不得。




为表报复,蓝河立马再入了个夜雨声烦的周边。做完这一切又觉得自己很无聊,对着只剩下个位数的支付宝欲哭无泪。




叶修又说,你礼拜六晚上有空吗?




“啊?”




“我来G市看你们蓝雨的比赛。”




“什么……”




“见个面?”




6.




我要和叶修见面了!那一天蓝河的脑中刷满了这条弹幕。




应该穿什么?要不要找个咖啡厅?看完比赛去哪里?




不,不对,要是见光死了怎么办……蓝河一愣,对着手机心慌意乱地照了起来。




“干嘛?等会儿约会啊?”春易老坐到蓝河身边。两人同市,所以经常一起来看蓝雨比赛。蓝河听他这么说,心里一惊,赶紧否认。




春易老没想到他反应如此心虚,也是一愣,心说这小子什么时候脱团了。




蓝河心里那个七上八下啊,这算不算他和叶修的约会?不不不,这怎么就算约会了,正常的网友面基好不好!但……但他和叶修能算网友吗?




他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场比赛,连黄少天一挑三都给错过了。




比赛一结束叶修的微信就应声而来,蓝河迷茫地握着手机站起来。春易老见他这样不免担心,说你怎么了。




蓝河平静地看着大春,“我要去和叶修约会了。”




“哪个叶修?”




“那个叶修。”




“哦。你回去路上小心。”




“嗯,再见。”




蓝河木愣愣地走出几步突然想到 ,这个春易老反应也太淡定了吧!!!然而叶修已在眼前,蓝河觉得自己有点同手同脚。




“叶修大神……”蓝河虚弱地说。




叶修扭头一看,问:“蓝河?许博远?”




“嗯,是我。”




“你好啊,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叶修。”叶修忽然笑着向蓝河伸出手。




如此正经、如此风度、如此平易近人……一瞬间,线上线下两个形象碰撞在一起燃起了激烈的火花,仿佛平地惊雷把蓝河炸了个措手不及。




“你……你是叶修吧?!”蓝河惊恐道。




叶修对他的质疑置之不理,反而问:“你们蓝溪阁最近有要刷的副本吗?”




“什么意思……”




“有的话记得找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懂的。”




我不懂!!!!!蓝河咆哮。




对了,这才是他知道的君莫笑,一个以调戏网游群众为乐的大魔王般的荣耀大神。




“怎么样啊?我可是先给你们蓝溪阁机会。”叶修还在那里怂恿蓝河。




蓝河冷漠地拒绝了。




7.




“怎么样,见面也见过了,有没有考虑和我谈谈恋爱?”叶修问。




蓝河心累,你说你干嘛揪着我不放呢?




叶修批评他,还不是因为喜欢你。




怪我咯?!蓝河无语凝咽。




“那我问你,你讨厌我吗?”




“不……”




“嗯,那就有发展空间。年轻人要努力啊。”




“……”蓝河艰难地咽下口气。




见他没有反应,叶修就笑了。叶修说,没事,你想好了,随时都可以找我。




不知为何,蓝河突然有点心动。就好像兴欣公会那会儿,叶修给自己发出的永久邀请。




自己真的有可能和叶修发展那种……咳,恋爱关系吗?蓝河偷偷瞥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很坦荡地看着自己。




“是不是觉得哥很好?”叶修问。




“你妹啊……”蓝河不禁为他红起了脸。




“没事,等你。”叶修无不帅气地说道。




蓝河忽然觉得心里那条干涸的河床迸出了一朵水花。




END



[叶蓝]《一顿无疾而终的午餐》

倾斜角:

偶然在事故现场相遇的蓝河和叶修。跟原作有那么一丢丢关系,但又有很大不同。












“你在这干什么来着?”


“相亲。”


蓝河回答。




远处传来一阵闷笑:“哦。相亲。”


“……别笑啊,又不是自愿的。我还想要是有什么急事就能脱身了。”


“你看你,想点事儿还成真了。中华,来根不?”


“不抽烟,谢谢啊。”


 


周围很黑,只有一道手电光。蓝河回忆着现场情况,大部分灯爆了或掉了,不少钢支架断落,把路堵得很死。除了没着火之外,没什么好高兴的。


就算空气通畅,他们也没法出去。


但这都不是最麻烦的,蓝河想。我们现在有炸弹了。


 


男人打着手电回来,坐到他旁边,抽着自带的软中华,手里是一把瑞士军刀似的东西,用剪刀那头剪着包裹外头层层叠叠的胶带。他说他是爆破专家,听说有人放炸弹立马,摸进来查清情况。蓝河那会儿在洗手间,忽然一阵地动山摇,出来一瞧,大堂里只剩下一个男人,正拍着袖子上的灰。


第一轮爆炸是警告用的,恐吓性质为主。


而男人发现,现场还剩一个炸弹。


好半天才把那堆粘得吓人的胶带剪完,爆破专家小心翼翼把包装里的东西移出来。他手很稳很慢,声音倒不紧不慢:“你怕不怕?”


“我?”蓝河在黑暗中眨眨眼,“有点吧。”


“心态挺好啊小同志,我怕得都快哭了。”


“…………”这他妈哪有半点要哭的样子。


“怎么称呼?”


“蓝河,蓝色的蓝,河流的河。”


“叶修。叶公的叶,修仙的修。”


几根剪断的胶带扔到一旁,叶修头也不抬,居然还有空讲话。


“你几岁?二三二四?”


“差不多。”


“比我小,叫哥。”叶修说,“快叫一个。”


蓝河匪夷所思:“……为啥?”


“不叫就没机会了,”叶修的手电晃了晃,示意他看着包装里刚拆出来的东西,“这是塑料外壳炸弹,经典持久不淘汰,高效高能易起爆。我等会儿要拆外壳,这事有概率,一个不小心就要送进火葬场烧呀烧成灰了。”


“我靠,”蓝河说,“我不懂炸弹,你别吓我。”


“没吓你,”叶修掸掸烟灰,“两公斤TNT能炸翻一辆双车厢的公交车,250公斤高性能炸药只要定点安装,足够炸塌一座桥梁主干道。长江大桥知道吧,我看行。”


蓝河咽口口水,看着这个体积不小的包裹:“这里几公斤?”


“五十公斤高效品吧,”叶修用“来一斤山椒炖黑鱼”的口气说,“公共大楼随便炸着玩。”


蓝河一听大楼就懂了,这间餐馆在法院大楼不远处。店堂没多大,总共才一百来平。照这个爆破力,躲厕所隔间里都没用。


说不害怕是假的,而紧张更多。蓝河感觉自己说话有点抖:“靠……你了。”


“多谢热心市民积极配合,”叶修庄重道,“其实做我们这行,主要靠运气。”


蓝河一口长气还没呼完,又噎住了。


 


拆弹不是搬砖,用不着人家帮忙。叶修忙叶修的,蓝河没事可做,盯着他看了半天,觉得这男人的手长得是真漂亮,又细又长,白皙干净,让人联想起外科医生之类的技术行家。


一直看叶修太奇怪了,蓝河只好掏出手机随便翻翻。可惜天不遂人愿,电量所剩无几。他刷刷微博,信号也不是太好。


是不是该发个微博告诉亲朋好友我正坐在五十公斤炸药旁边?好像有点太扯了。蓝河一团乱麻地想。


我还没写过遗书,没结婚,没去过非洲,没升职加薪出任CEO,没买法拉利……就说呢!要不我现在写吧。思至此处,他飞快爬起来,开始在手机上敲敲打打。


叶修在一旁悄无声息地忙活,见他这样,不由奇道:“心情好了?”


“写个遗书,”蓝河说,“不写就没机会了。”


他开始认真思考有哪些事是要记录的:一张存折在五斗橱第三个抽屉里,压在毕业证书下面;一张信用卡随身带着,这个月的还没还;储蓄卡也有,得让家里人把钱提出来,密码是XXXXXX;单位那边让同事打个招呼,相关问题请联系家人;相亲对象刚才还没到,估计是到不了了,让她快点回去歇着,以后别挑白天下馆子;游戏点卡,这个无所谓……就是这号练得挺高,作废未免可惜,要不送大春吧……


叶修看他特别投入,简直要笑了:“你哪来那么多东西可以写啊?”


“冰棍……冰棍也给大春好了,”蓝河闻言抬起头,“什么?”


“没什么,”叶修说,“冰棍是什么?光明盐水?”


“冰棍是我养的猫,”看得出蓝河有点不好意思,“大家都说名字有点特别。”


叶修哈哈笑了半天:“是有点特别。希望它夏天别化。”


他把多功能钳往边上一放,十根手指把着塑料炸弹的外壳,极轻、极轻地提了起来。


“……你得赶紧了,”叶修沉声道,“写完尽快发到你朋友邮箱。”


他们同时看见,底下是一个数字面板,倒计时显示:六分四十五秒。


 


蓝河叹了口气,索性把手机放了下来。


他突然明白过来,人就是这样的。平时胡思乱想着死前要干嘛干嘛,等到真正快死时,却什么都不想干。


电视剧里都说人的最后五分钟会像走马灯一样回顾平生,可蓝河的脑子里除了乱还是乱。事到临头他已经懒得害怕了,向后一倒,整个人靠在墙上。


“不写了?”


“不写了。”蓝河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下辈子还是一条好汉。”


“不错,欣赏你。”叶修说,“你干什么的?”


“就一白领。搞管理的。”


“不挺好么。”


蓝河看一眼叶修,对方动作飞快,以惊人的速度拧着螺丝。做这个炸弹的人相当贱,螺丝和包装裹了一层又一层,看来是铁了心要炸法院。


“没你强。”


“这时候应该谦虚一下对吧,”叶修的声音悠悠传来,“但这方面鄙人实在太优秀了,不能说谎啊。”


“……你这人挺有趣,”蓝河觉得一个人自恋得这么坦然,要么是智商上的天才,要么是脸皮上的天才,指不定二者皆有,“我好像没那么紧张了。”


“过奖,同事都管我叫叶主任,”爆破专家呵呵一笑,“嘴贫治百病。”


倒不是跟他客套,被叶修这么一闹,蓝河是真没这么害怕了。


“给你讲个故事转移注意力吧,”叶修说,“我以前处理过一个麻烦案子,嫌犯把炸弹装在百货商场里,水泥外壳包着起爆器,周围配有大量硝铵类非标准炸药。这类玩意儿一般每千克爆炸瞬间输出功率在50千瓦左右,要是爆起来,顷刻间摧枯拉朽,推平三家爱马仕不在话下。”


“谢谢,我记住了,”蓝河皮笑肉不笑道,“我现在又有点紧张了。”


“不用紧张,那事儿挺傻逼的,起爆器是点火装置,我们哗啦倒了瓶农夫山泉,就解除警报了。”


“……这么简单?”


“你以为?”叶修说,“人生是人生,不是拍电视啊。以后跟女朋友出去逛街,记得先查查商场老总是不是容易得罪人。”


蓝河也笑了起来,眨眨眼睛:“我没有女朋友。”


“第一次相亲?看不出。你条件挺好。”


“嗯。平时没怎么在意这方面。”


“平时忙什么呢?”


“打游戏……吧,”蓝河说,“网游打多了,一不小心就……”


“哦,可以理解,我也没有女朋友,而且也打网游。”叶修随手抹掉额头上的汗,“玩啥?荣耀?”


“嗯,荣耀。”


“巧啊,哪个区的?”


“十区。”蓝河觉得叶修这人虽然烧包了点,还是挺投缘,“要是这次能安全出去,我们上游戏加个好友吧。”


“你要罩我呀?”叶修故作惊喜,“靠谱啊蓝河,混得好?”


蓝河害羞地摸摸鼻子:“呃,还行,公会会长而已。”


提到网游,两个人有了共同话题,话匣子顿时收不住了。从BOSS到任务,从副本到银武,什么都能聊,蓝河偶尔还会提提自己当会长管事儿的烦。以前提到这些,他从来说好不说累,但反正要死了,说一说应该没事。


“带副本团挺累的,刷装备材料更累,”蓝河苦哈哈道,“光是掉落概率低就已经够烦了,有时候还会遇到抢BOSS的人,难搞……”


“BOSS啊,哥也抢过几个,”叶修正忙着拆最后几个螺丝,“的确是防不胜防。”


“你还抢BOSS啊?”蓝河惊讶之余又有点习惯使然,“要不要来我们这一起打?”


“好啊,你哪个会的?”


“蓝溪阁。”


叶修拆螺丝的手忽然顿了顿:“……我好像也抢过你们的BOSS。”


“……你号叫啥?”


“君莫笑。”


 


蓝河霍地站了起来。


叶修看他一眼,继续埋头干活。蓝河半张着嘴,似有千言万语要说,奈何看着叶修那个严肃的神情,配上那五十公斤炸药,又活活咽了回去。


说真的,他为君莫笑苦逼过太多次了。但他死活没想到,人生最后五分钟居然是跟这个冤家死对头待在一起。


“……我现在完全不紧张了,”蓝河重重呼了口气,“想想那些个抢BOSS的岁月,什么都是屁。”


 “哦,好家伙。”


突然,叶修小声喊了句。蓝河探头去看,发现拆下的保护壳内部是大堆纠缠不断的电线。


“教学范本,”叶修手一刻不停地剪断多余杂线,一边细巧地整理着,“你说,一会儿是剪蓝线还是剪红线?”


“我哪懂啊。”


“让你挑一个呗。”


“就……”蓝河想了半天,随口选了一个,“就蓝的吧?”


“好,”叶修说,“那就剪红的。”


…………


“你何苦要问我,”蓝河简直想哭,“你不是都想好了吗!”


“有吗?”


“有啊!你这人真是……”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会长同志,你做得挺好的,”叶修说,“等会儿要是炸了,人杰归我,鬼雄归你,怎么样。”


蓝河看着他,一阵语塞。大多数时间面对君莫笑他总是语塞的,尤其是这人以前被各大工会刷拉去打工刷副本,每次要材料都狮子大开口,说是精炼武器,那个理直气壮的口气,就跟现在差不多。


幸好君莫笑这个号不太上线,现在想来,估计是爆破专家忙得可以。蓝河印象中就见过他上线四次,而这四次里的每一次,都对其他所有玩家造成了无可修复的精神伤害。


都说人在网上和网下有区别,叶修居然毫无区别,表里如一。


“……随便了……”蓝河扒拉扒拉头发。


屏幕上的倒计时已经到了最后一分钟,59,58,57……叶修没说话,看起来倒是冷静依旧。一颗汗珠自他额角滚落,手电的光线也越来越微弱,映出他的双眼。


“遗书发了吗?”


“啊?没……”


“不发来不及了啊,”叶修说,“冰棍怎么办,你要照顾好他七舅姥爷。”


“你怎么还跟冰棍装熟?”


“什么话,蓝会长,我们不是挺熟吗。”


“你……”


蓝河转过脸正想说几句,猛然看见叶修的手飞快动了一下。就这一下,他手中的多功能钳剪断了红色电线。几乎是瞬间,电子屏幕暗了下去,跳动到40的数字消失不见。


这……这就剪了?蓝河这下是真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叶修竟然已经把事情办了,还是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亏他以为叶修会打个招呼。


不过想想也没错。哪怕在游戏里,叶修什么时候打过招呼?


“你干嘛剪红的?”蓝河茫然,“就因为我说要剪蓝的?”


“沐浴在蓝会长的光辉下,”叶修耸耸肩,“怎么好意思剪蓝的呢。”


 


他放下卷起的衬衫袖管,用那双漂亮的手拍掉西装裤上的灰尘,把外套抖平。


蓝河想起自己还没问过叶修在这做什么:“你今天正巧在这吃饭?”


“相亲啊,”叶修说,“只许你相不许我相?”


“说正经的。”


“好吧,我就来吃个饭,碰巧。”摸出一支烟点燃,叶修随手把蓝河从地上拉起来,“怎么样,蓝会长,相亲感觉好吗?”


蓝河才意识到自己也一身灰,赶紧拍拍:“好个屁,人都跑了。”


“胡说,这不还有一个吗?”叶修指指自己,“回去上线从加好友开始,说好了啊。”














老叶生日时候构思的,总算写掉了。补一个生日快乐。

关于叶神的外貌分析(重修版)

我叶是帅哥!是帅哥!是帅哥!

🍃風過幽徑🔫:

同一篇文到底要发几次你们才会信叶神真的帅【吐血


 


 


*【】内为原著内容


*本人看的是网络版,与实体书可能有少许差异,不影响阅读


*含部分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之前在贴吧有人问这个问题,顺便就打出来了,欢迎指出错误


 


以下任何话语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


以下任何话语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


 


一、叶修的外貌分析:


 


先声明,本人一直认为叶神的颜值是「中上」的,也就是清秀以上,大约俊秀的程度……先别跟我扯虚胖,我当然知道他虚胖,我又不瞎。


 


但在开始分析之前,容我提出一个怪现象


 


众所周知,原著里对于人物的外貌描写不多,有明确提出长得好看/不错的角色有以下:


男选手:周泽楷(老少通吃)、孙翔(有点小帅)、包容兴(长得挺帅的流氓)、喻文州与黄少天(形象气质拿得出手)


女选手:苏沐橙(不可多得的美人)、陈果(清纯)、唐柔(无死角美女)、舒可欣、舒可怡


 


是的,没有张佳乐(长得相当精神,却透着几分忧郁气质),没有楚云秀(没啥形容,求提出),没有孙哲平(没啥形容,也求提出),没有江波涛(还是没啥形容),更没有林敬言(斯文不算帅好吗)


 


我们可以发现,以上的这些人,都没有特别提过长得好看,为什么同人里形象写出来变成青一色的帅哥美女,却没人说“卧槽XXX长这么帅/美不科学”?


粉丝的爱?作者的私心?OK啊完全没问题!


但麻烦告诉我,为什么动画叶修一出,一堆人在嚎叶修那么帅不科学,还我肥宅叶修?这很科学好吗!!!


 


最简单粗暴的一点:叶修如果长得真的就是个肥宅的样子,金成义跟冯主席会怨念这么久?一个肥宅不接广告有什么值得残念的?


 


不说了,以下开始分析,就从大家最常讲的虚胖开始:


 


1.关于虚胖脸


 


先来看看老板娘的说法:


 


【陈果仔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人,头发胡须至少半月没打理过,脸有些虚胖,虽白凈,却是那种病态的苍白,两眼正盯着自己,有些没精打采。这模样她见得多了,频繁来他网吧通宵的少年仔经常就是这么个模样,眼前这家伙年纪可不小,居然也这么颓废,鄙视。─0003专职夜班】


 


通通注意,这里的形容是脸虚胖,是脸!从来就没提过他身材胖!!头发胡须整齐脸不虚胖姑且算动画的BUG,但肥这点我坚决不认!!


再来看看中医的说法:经常熬夜对脾、肾、肝的伤害大,可引起虚胖的症状。


1.虚胖可视为熬夜熬出来的,叶神后来打季后赛作息被老板娘调整得规律,虚胖估计消下去不少


2.其实这段一直想吐槽,哪种胖居然可以靠眼睛看出来,老板娘也挺厉害,不过或许可理解为老板娘熬夜的人看多了所以看得出来……?


 


 


2.关于颜值


 


【联盟前任主席金成义都曾经感慨过,叶秋的存在,让荣耀联盟的发展至少推迟了两年。


很多人,将这句话解读为了叶秋对冠军的垄断,造成了职业联盟在创建初期就因为缺乏悬念降低了看点。但是懂行的人却明白,金成义主席这话所指的,其实是叶秋对于宣传方面的不配合


作为嘉实王朝的缔造者,毫无争议的荣耀第一人,叶秋绝对该是那个时代的荣耀代言人。但是很遗憾,这个第一人拒绝参与任何活动,联盟无法借他的人气来推广赛事,最终树起来的招牌选手,无一不是这人的手下败将,这让联盟十分难堪,甚至有无数荣耀玩家怀疑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黑幕,是不是有什么潜规则,否则有什么理由不是叶秋呢?


即便后来叶秋有发表声明澄清,玩家也乐意各种发挥他们的想象力,揣测得联盟灰头土脸。


无法借助叶秋这股东风,联盟的推广工作可谓是事倍功半。所以金成义才有了叶秋的存在,让荣耀联盟的发展推迟了两年的感慨。─0994爆发式失误】


 


从这段可以推论出几件事:


1.叶修如果愿意参加宣传推广,联盟发展将更顺利


2.一个长得歪瓜劣枣的人,没人会想让他拍广告宣传,别吓跑人就不错了,金主席既然如此执念让叶神当荣耀代言人,那么我们可以暂时判定叶神长得没太差,至少应该是端正的


我们再往下看↓


 


【霸图战队,王牌选手韩文清,叶秋死敌,终于在叶秋三连冠之后摧毁了嘉世的统治地位,冯宪君也是在该年接任了联盟主席,一上手,就想将韩文清捧为第一人,结果,韩文清那霸气外露的个人形象,怎么处理,都好像是犯罪电影的宣传照一样……


游戏在很多人眼中本就是洪水猛兽了,再搞个这样一脸犯罪特征的家伙当代言人,怎么看也像是要打压职业联盟,这个计划,冯宪君最终匆忙叫停了。


霸图之后,微草夺冠,王牌选手王杰希,是有魔术师之称的华丽选手。但是很遗憾,王杰希这个人的样貌有明显瑕疵,那他双大小眼,在镜头下时常都会显得特别恐怖。王杰希的形象,实在也有点不好操作。不过叶秋之后,王杰希的两冠无疑份量最足,可以说是这一时期的联盟领军人物,对他,联盟最终到底没像面对韩文清那样直接逃避,只是,也没有表现出十分强烈的热情就是了。


而微草两冠之间,蓝雨拿下一冠,队中两位当家选手是著名的黄金一代,形象气质也都拿得出手。但是很可惜的是,冯宪君个人极其不喜欢黄少天这位选手,罗里吧嗦的个人风格,放在上年纪的人眼里那就是不稳重的表现。冯宪君可不想联盟的代言人是这样的一个家伙。─0995座谈一下】


 


1.前任主席与现任主席都希望宣传职业联盟,但由于游戏在很多人眼中根本洪水猛兽,所以拍广告的人多半要给人“正面”的形象,以平面广告而言,要拍正面形象的广告通常都是找帅哥来拍,就算不帅也该是清秀端正,人类是爱欣赏美的生物,看到帅哥好感先赢一半。


 


2.前后任主席都表示"希望叶修出来面对镜头、接广告",一个颜值很低或路人脸的人不至于让他有这种希望,冯主席对其他战对的队长副队长挑挑拣拣(老韩霸气脸,老王大小眼,少天话唠,文州不够份量)对叶神不拍广告这回事还怀有残念,由此可得知,叶神若肯打理一下,颜值就算没到小周的程度,也该是中上。


退一万步说,最最起码,至少得是蓝雨正副队长的颜值起跳吧?形象气质拿得出手!


 


 


3.关于身材


 


在这边先说一句:原著只提到叶神脸虚胖而已,只是脸而已,小肚子啥的是同人二设,一堆人把这当原作设定是怎样,你们多、久、没、看、原、作、了?(重音)


 


关于小肚子,以下{}内容撷取自【全职里一些容易被混淆的设定】这篇lo:


{23、张佳乐的小辫子、小周的呆毛、沐沐的橙色头发、黄少天的黄头发、老林的厨艺、老叶的小肚腩……等等等等,均为同人二设。}


 


同人二设,请跟我念一百遍


 


再来,叶神的身材也不至于多胖,一个长期劳心劳力的人不容易胖的,具体参照你懂得职业……而且叶神东西吃得少啊,一天只吃一两餐,一餐又常方便面解决……方便面只是盐分高而已,常吃方便面还胖得起来也是神了……


 


关于叶神东西吃得少这件事,不信看原文↓


【叶修觉着自己应该向老板预支点工资了,说管吃住的,但自己吃得少啊,平均一天就一顿两顿,省下来的不知道折成烟钱行不行。不过想想陈果对烟的厌恶,叶修觉得自己这个构想怕是挺难成为现实。─0047我玩散人】


 


 


综合以上元素,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公式:


金主席的怨念+冯主席的怨念+陶轩的怨念=叶修的颜值


相信罗辑小朋友也会同意这式子的准确性,括号笑


 


这篇文是旧文重发,稍微修改了一些地方,之所以又发出来主要是因为这次动画播出后被一堆言论给气到,我叶明明是帅哥好吗,气炸。


 


請看過的人幫推一下,我這篇2015年10月就發出來了,然而到現在都還有人揪著虛胖不放,也是夠了......


------------------------------------------------------------------------


留言有人說"長得精神"在北方跟南方意思有出入,我回頭琢磨一下在打上來,樂樂先持保留態度。